功夫联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楼主: 风清扬

孙式形意拳的特点

[复制链接]

104

主题

254

帖子

66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65
发表于 2015-7-2 12:2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、特点
  
  最简单,保留了最朴素和最精华的内容,而没有加入任何“蛇足”的东西。
  以起式看,孙式的最简单,站直了,向下一蹲,双手抱于胸前,再前手前脚出去即可,即成三体式。而其它各派大都加入了许多前导性的动作。从自己练功和临敌交手两方面看,似乎都是越简明快捷越好。无极式站好后,轴立住,蹲身而气沉下来,此时两手撑开而全身便成浑圆之势,已经圆满无缺,其它动作已经是多余的了。若从临敌看,用最短的时间,最快的方法来完成从常态到临战态的转换才是最好的方法。动作越小越少,凝聚力越大,破绽也越少。“呆若木鸡”应该是最好的状态,动作越多,精力越分散,于敌并无震慑,于己是舍近求远。如果平时对于无极式已有相当练习,则无极式也不必站,直接用前脚正对前方,后脚踝骨对住前脚跟,站直后即可下蹲开步。总之,越快进人状态越好。试想,与人交手时,人家会给你许多时间让你张牙舞爪地准备一番吗?可是如果你平时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铺垫,非如此便不能进入状态,便会觉得运不上劲,那便如何是好。所以,平时练习当然也是越简单越好,免得养成不良的动力定型,临机误事。
  孙式的简单表现在整个形意中,不单是起式、五行拳、十二形,即使是连环和杂式锤也同样。孙式的龙形只一个腾越,看起来非常简单,难度却很大,于是有的人就把它演变成手脚齐出,动作大而舒展好看了,难度却减小了。孙式的虎形是练纵远,而不是双手的扑击。猴形的缩,蛇形的曲,鹞形的折,燕形的闪等等,都很简单,每一形只是一个象形的主题,练的依然是基本功,而不是设计出来用于实战的动作。当然,不是说这些动作不能用来实战,但套路中的动作不拆开来,不做变化,是用不上的。所以,没有必要把拳套搞得那么复杂冗长,让学的人花很多时间去记忆。作为训练方法,编些套路是应该的,长度要适当,宜短不宜长,少而精,若嫌不过瘾,反复多做几遍。常用的、好用的动作就那么几个,再受到本身功力水平和身体的限制,一个人真正能够掌握的不会太多。如果不是执教的人故意“放长线,钓大鱼”的话,还是简单点好。
  古传的形意就是五行十二形,加上连环杂式捶,还有两趟对练的——五行生克与安身炮。孙式也只保留了这些,没有多加内容。这确实已经不少了,足够练上一辈子。然而有些人总觉得动作太少,所以就又编出了许多,八式、十二红拳、十二连拳等等。形意本来就是以简练著称,这就像四书五经和老子的《道德经》那样,都只有那么一点点文字。而后人的注疏释及心得体会,何止几千万言。但如果我们要学习,要寻求精髓,是去读这些发挥的文字呢,还是直接去读原著?不言而喻,当然是原著最好,尽管难读难懂,但那是真东西,后人的发挥再绚丽,也难免失真。古朴的形意拳就是经典,已经把最精微的东西提供给你了。经典就是原汁原味,我们何必去喝那些掺了水甚至变了味的“饮料”呢?形意的精髓就是少而精,非要把它弄得多而杂,是为不肖子孙。好的老师是把一桶饮料浓缩成一杯端给你,而庸师则把一杯饮料兑成一桶让你喝。
  
  二、单重
  
  孙拳(包括太极、八卦)是彻底的单重,一足着地,一轴到底,这样才出鸡腿力和鞭杆劲。许多门派的形意号称单重,其实是双重的。检验单双重的最好标准,就是看全身的重量是否坐满在支撑脚的脚跟上,这时的另一条腿可以轻松自如地运动。如果动起来有困难,说明虚实还未分明。彻底的单重做起来确实很难。因为,这与平时人们的自然习惯不合。平时人们都是两条腿着地,没有谁像鸡和仙鹤那样总是单腿支撑。孙式拳强调彻底单重是大有好处的,这样容易控制重心,只要有一腿着地,就可以稳定自己,蓄力发力,特别在两脚快速移动中时时保持重心,处于有利的技击状态。习惯于双重的,移动起来动力转换有间断,不便于连续发力。需要说明的是,我们主张单重,并不是说双重不好,而是各有侧重,各有优点。双重的好处就是入门快,容易稳定且好练,而相同时间练单重就困难得多。常见有练别家太极或形意几十年者,功夫亦相当不错,而站孙式的三体式竟然站不住,坚持不了几十秒,浑身不自在。孙式不但形意如此,太极、八卦亦如此。别家其实也都提倡单重,在太极拳论中特别提出“双重之病”,已经成为内家之共识。但到了动作中,往往似是而非。大马步、大弓步等等,即使重心不在两腿正中而偏于一侧(四六或三七开),就能算单重了么?即使练孙式,外形都正确,但若全身重量不能坐满在后脚跟上,也仍不是合格的单重。其严格程度近于苛刻,然非如此不能出真功纯功也。孙拳以腿力见长,孙老先生当年有活猴之美誉,灵活首先就体现在腿上。单重站桩行拳,其身轴如平地立杆,既稳又活,而不是如打桩入地,求稳如泰山。孙剑云先生曾形象地说:“就算把你两腿绑在地上的木桩上,应该算稳了吧?可是你的腰力、背力不够,从腰上就可以把你打折,光腿上稳有什么用?”所以,孙式的单重站桩是求整体的稳定,而不只是双腿的力量。有人给自己的弟子规定,必须能够深蹲300次以上者,才能向其学拳,否则腿力不够。余以为未免偏颇,如此则不如扛着杠铃去蹲,就像举重运动员之训练,岂非见效更快?负重深蹲不是不好,但不是拳术的要求,只能练出局部的肌肉而已。我有一法,足堪胜之。面壁,双足分开如肩宽,足尖抵墙,全身放松后,下蹲至极处。若无训练者,绝站不住也;盖腰力不足,抽不住劲而后倒也。
  
  三、一轴到底
  
  轴劲,意轴也。自头顶百会至足下涌泉穴之间,有颈胸及腰椎,有骨盆、胯、大腿、膝、小腿、腕踝、脚掌、脚趾,牵涉到多重骨骼关节和肌肉筋腱,事实上不会有一根物理意义上的直轴。但经过人的意念调节并整合后,从功能效果上看,又确实有这样的轴存在,故名之为“意轴”,形而上也。而实际上,由各个部分构成的曲折的折线,才是物理意义上的轴,也就是“形轴”,乃形而下者也。形为基础,而意为上层建筑。没有形轴,或形轴有缺陷,意轴便也整合不好。真正起作用的是意轴,用人的意念和拳术中的各种规矩(如九要之法)把形轴抽象、模糊、综合,如同数学的“积分”,把一个个的小折线统一为整体,功能表现就是意轴。意轴的形成是通过对形轴的调控来完成的。所以,我们在建立轴的概念时,一定要从整体出发,有全局观念,切不可在轴的某一或某些部分过分穿凿或钻牛角尖,而是完整的一根轴,不是一节节分散的小线段。
  立轴,就是构筑刚骨,搭架子,要顶天立地,支撑八面。轴不是一根线,而应该是一个体,是有体积,有质量,有厚度的。随着功夫见长,轴的体积会越来越大。
  轴又是有弹性的,通过曲伸、旋拧而受力发力,是活的,不是僵死的,也就是刚的。全身有两处地方对轴起着最重要的作用,一是颈肩部,一是腰胯部。头顶住了,颈位正,肩松沉了,胸位正,上半部轴基本没有问题;腰塌住,胯抽住,腰椎也正了,下半部也基本没有问题。九要之中把这两处把握好,等于是抓两头,带中间,其余地方就在宏观上被控制住了,一般不会出大毛病。特别要指出的是,胯常常被忽视,其作用往往被腰所掩盖。“腰为主宰”不假,可是腰和胯是不可分的矛盾统一体,它们对轴的控制恰恰是相反相成的。抽胯是把尾间向后拉,而塌腰则是把尾间向前推,这一推一拉就恰好让尾阊正中了。而胯与腰的不同,在于它的活动性。腰虽是中枢和关键,主要是说其所处位置的重要,正好在上下连接处,但腰本身的活动范围很小,向前弯是它的主要功能,左右旋转的幅度就极为有限。主宰主帅,是坐镇中军帐的,岂能轻动?而胯就不同,它是人身体上最大的一处关节,力量大,活动范围也大,收缩伸展旋转都很灵活,是名副其实的活动底盘。腰只有与胯联动,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。“尾闾正中神贯顶,满身轻利顶头悬”,说的就是轴的上下两部分的功能。只有轴活了,浑身才能发鞭杆力和闪战劲,前者是要甩起来,后着是在前者的基础上再旋起来。闪,非闪避之闪,而是闪电之闪。战,颤抖、哆嗦也。人受电击突然一抖,这时身不由己,能够发出超体能的力量。轴越活,超能力越大。
  一轴到底的前提,就是单重。双重者是两根轴,一竖轴再加一横轴,在连接处有可能就是薄弱的环节。一轴到底的好处是信息与力的传递快,不拐弯。
四、鸡腿力
  
  如果把鸡腿力理解为仅仅是指一条腿支撑,这就未免太简单化了,与前面说的单重又有什么区别?不错,鸡总是单腿着地,但更重要的是,鸡在行进时,前腿落下时不仅仅是在支撑,而且有向后刨的劲。也就是说,鸡行进时是后腿向前蹬而前腿向后扒,这其实也是许多四脚动物奔跑时的共同特点,在拳中采用这样的运动方式的好处是发力平稳而没有间断点。从形式上看,形意拳里大多数的动作都是靠后腿蹬劲发力的,所谓“消息全凭后脚蹬”,前脚似乎没有起多大作用,那么鸡腿力之说也就没有了根据。这其实是一种误解。形意拳中的前腿绝对不是无足轻重的。其作用有三:一、导向。向何处去,进多少,所谓“脚打踩意”、“脚踏中门”,都靠前脚的一迈。二、制动。掌握分寸,放中有收,阳中有阴,以控制自身而不跌出。三、转换。就像跳高时起跳的那一步,把原本横向的力转换成向上的力,在拳中则是把直线的单向冲击力转换成整体的震颤力。
  
  五、翻浪劲
  
  一轴到底的好处是信息与力的传递快,不拐弯,中间没有打折扣处,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发出翻浪劲,就是身轴像海浪翻卷一样做波浪式抖动,把由腰胯放松,脚蹬地而发出的力量甩出去达到手的梢节,甩鞭子,甩钓鱼竿都是这样。这样发力的好处是,所发的力是波浪式的,手的运动方向和发力的方向并不完全一致,而不是我们通常所习惯的单向冲击力。凡是体验过海浪冲击的人都知道,海浪的作用是把人抛起来再送出去,而不是像河水那样往前冲着你走。波浪的运动方式是,水分子是在做圆周运动,分子本身并没有流出去,只是能量放出去了。内家拳所发的就是这种翻浪劲,不是把自己的身体或拳头冲出去撞击别人,而只是把打人的能量放到他身上了;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体会到这种翻浪劲,诸如家里在洗床单或被单后,常常要两个人拽着抖一抖,把褶皱去掉,一边的人用手上下抖动时,另一端的人却感觉到是横向的推力,这就是波动的奇妙。再比如一条湿毛巾,我团成一团扔到人身上,基本上不会感觉到痛,而我若是抓住一头把它抽向人身上,则一定很痛。
  
  六、临界态训练方法
  
  人在练拳和技击时,整个人体系统是一个耗散结构体系,即开放的,远离平衡状态的系统。因其开放,故需不断与外界进行信息或能量的交换;因其远离平衡,故外界的哪怕是微小的刺激通过系统内部的涨落,通过各个子系统间的组织作用,可以达到系统能量(功能)的超级爆发,或者相反,导致系统崩溃。拳术的借力打人,运用的就是这个原理。从系统的角度看,如果整合得好,系统的整体能力应该大于各个分系统能力的代数和。各个子系统间的配合、支持、互动,协调得好,整个系统就可以产生效益放大的结果。在这里,远离平衡是必要条件。孙式拳的平地立杆,就是让人体处于非稳定,非平衡,非静止的非线性状态,从而激发内力的产生与凝聚,达到体能效益的最大化。低姿态、低桩、大马步、大弓步的状态,是在求自身的稳定与平衡的前提下达到“以静制动”。而对于“以动制动”甚或“以动制静”,则全无可能。而孙式拳的建构就是建立在“动态平衡,随机平衡,以自己的不平衡来破坏对方的平衡。从而达到自己新的平衡”这样一种动态的,辩证的理论和实践基础上。临界态就是恰好处于平衡与不平衡之间,在此状态下,人的潜能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。俗语说:“狗急了跳墙”。以前解释为肾上腺素的作用,看来没有那么简单。平时练功,就有意识地把自己逼迫到临界状态,诸如站三体式,一定要站到“浑身栗抖,体似筛糠”,想站都站不起来的地步,此时的一秒钟或可顶四平八稳,舒舒服服时的一个钟头。孙老先生在自己的书里多次强调,明确要求“到极处”,动作要到家,诸如伸手,就是伸到再也伸不出去为止。为什么呢?取“物极必反”之理。“阴极而阳,阳极而阴”,达到了临界状态,体内本能地就是产生相反的力来对抗与平衡。例如,手极力前伸到再不能伸时,你会觉得体内有一股向回拉的力油然而生。打崩拳时,重心本已经坐满在后脚跟上了,若再向下松胯,向下压缩自己的身体,也会产生巨大的反弹力,比主动向前蹬出的力既整又大。兵法之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也是临界效应。中国式摔跤,也是典型的以动制静,打破平衡,先打破自己的平衡,然后带动对方失衡。自己只求稳,固然可求不败,但也无法求可胜也。“舍己从人”,也同样是这个道理。
  临界态的实质,是增强筋的拉抻能力。人体由骨、筋、肉等组成,通过后天努力来改变骨骼似乎是不太可能的,“易骨”之说,实际是提升骨骼的质量,诸如密度、弹性等等,并不能改变骨骼的粗细及长度。人能通过后天努力而改变的是筋和肉。西方重肌肉,一切的训练方法都是增强肌肉的力量。外家功夫也基本上是在肌肉上打主意,踢木桩、打沙袋、举石锁,莫不着眼于肌肉的力量。而内家功夫首重筋,谓之“筋长力大”。孙式三拳都取立掌,即取筋长之利。人的各个关节之所以能够活动,主要是筋的拉抻使然。三体式不是某一处肌肉的力量所能完成的,而是全身各个部位的综合效应。靠什么来综合?就是靠筋把全身的骨骼固定在一个正确的位置上。肌肉当然要参与作用,但条件是尽可能少地参与。放松是所有内家拳的共识,但放松什么?就是肌肉。那么临界态是什么?就是放松到不能再放松,还要把筋再“压榨”一下,使之再放长些。人体的每一根筋就像一根弹簧。弹簧的特点是拉得越长,弹性越大(在弹性限度内)。要达到这种效果,肌肉就要尽量少用力。拳经有“为拘魔所捆”的说法。“拘魔”,就是你的肌肉所发出的拙力。练拳不在于你多用了多少力,而在于少用了多少力。打拳要“顺其自然”,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自然是天地人都要效法的终极之道。如何判断是自然呢?那就是“恰到好处”,不多用一分力,也不少用一分力,刚刚好够把动作完成。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。诸如桌上有一个装满水的茶杯,我们要把它端起来,绝不会用力过猛把水泼洒出来,也绝不会少用力而端不起来。而这样简单的事,一个小孩子来做则难免摇摇晃晃弄洒,成人做为什么会有准头,就是因为日常做得太多太多了,手一接触(之前眼一看)就能判断自己应该使用多大的力量。再有上楼梯,我们不会把自己的脚抬得过高,以至远远超过一级台阶的高度而重重踏上去,也不会抬得太低而磕绊,总是会迈到恰恰够上去的高度。没有人会在上台阶时每一步都用眼睛测量,用脑子计算,然后再指挥腿抬多高。前面这两个例子都说明“无意之中是真意”,如果打拳或技击也都能够达到这样自然的地步,岂不就是“打人如走路”了?打拳就如雕塑,把所有没用的,多余的东西去掉了,作品就完成了,也就实现了“恰到好处”。去掉的是什么?对拳来讲,就是拙力浊气,而留下的就是必不可少的精华。所以,练内家的人永远要记住“绝不多用一分力”。这样才能达到自然状态,“止于至善处”。

  那么,自然态和临界态的关系怎样?临界态是不稳定的,当然也就很难说是自然的,至少是不舒服的状态,那么我们现在同时提倡这两者,岂不是自相矛盾?首先,自然态是有层次的,随着你的潜能不断被开发释放出来,你所能“自然”做出的动作就越多,你的自然态的水平就越来越高。而自然态的提高就是靠一系列临界态的训练得来的。人在没有这种训练时,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多少,还能够得到多少,什么是该留下的,什么是该去掉的,常常会处于一种自我满足的状态。而在临界态下,你一下子就会明白。诸如在奔跑中,脚下突然被绊住,身体腾空而前跌,这时你的身体会本能地做出许多反应以维持平衡,而这些反应是超出你支配能力的,这种状态就是临界态。又比如站无极式,把重心收拢在两脚跟上,随着重心不断后移,会在某一临界点上感到重心超出了平衡面,要向后倒,站不住了,这时你会觉得,自己身上的许多地方在自然地收紧以拉住后倒的身体,而这些又不受你意志的支配,许多是平时连想也想不到的。所以,在临界态我们可以体验到许多在常态下体验不到的东西,对于提高自己常态时的水平极为有益。孟子云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”日本一位著名企业家也说过,人生要想成大器,最好经历过三种体验,长期生病,长期失业,长期坐牢。这些不都是人生之临界态么?讲的虽不是拳,其理则一也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功夫联盟论坛

GMT+8, 2017-8-19 09:31 , Processed in 0.167260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